上市步伐臨近

 
  隨著國內原油期貨上市步伐的臨近,如何運用原油期貨套保、如何把握國內原油期貨與布倫特原油之間的套利機會成為市場各方關注的重點。
 

  將成為油企控制價格風險的有利工具

 
  一家在國際原油市場上浸淫多年的現貨企業負責人告訴期貨日報記者,價格風險是國內石化企業面臨的主要風險之一,國內成品油批發價格每天都會根據原油價格的變動調整。進口油料成交價格與國際原油相關性更高,每1美元/桶的變動,對應國內市場60元/噸的變動。因此,控制價格風險是油企重要的日常工作。
 
  在他看來,上海原油期貨上市對于國內產業鏈企業意義非凡,主要原因有三點:一是上海原油期貨反映的是國內原油市場的情況,價格與國內市場連接更為緊密;二是人民幣做保證金;三是企業可合并報表。
 
  對于想要參加原油期貨套期保值的企業來說,該負責人認為,基差是決定套保成功與否的重要因素,選擇有利的套期保值時機與確定合適的套期保值比例非常重要。企業要建立合理的套期保值基差風險評估體系和監控制度,制定嚴格的止損來規避異常的基差波動。
 
  “總而言之,油企通過期貨做保值,首先對油價要有基本判斷,據此確定套保的品種和計算敞口數量。在上漲趨勢時,必須做買入保值,最好足量,賣出保值可以少做,甚至不做;下跌趨勢時,必須做賣出保值,買入保值可以少做,甚至不做;振蕩行情時,國內價格滯漲滯跌,敞口控制格外重要。”他說。
 

  新市場提供更多的交易機會

期貨市場新焦點:原油期貨跨境跨品種套利
 
  除了為產業鏈上的企業提供行之有效的風險管理工具,原油期貨的上市也將為投資者提供更多的交易機會。
 
  記者了解到,市場上關注較為廣泛的是我國原油期貨和布倫特原油之間的套利。目前地煉廠原油采購進行點價的基準主要是布倫特原油,未來我國原油期貨和布倫特原油之間的套利交易將會成為主流。
 
  在銀河期貨原油部總經理葉念東看來,上海原油期貨除了可以與布倫特原油套利外,還可以根據市場情況進行期現結合價差套利以及與DME阿曼原油進行跨市套利,與NYMEX、IPE原油進行跨品種套利。
 
  葉念東稱,在國際上,原油期貨市場已經相當成熟。期現結合價差套利主要是月間差的交易,如果月間差足夠大,去除倉儲等成本還有盈余,這將是一種無風險套利的模式。目前在國外,不少大的貿易公司都用這種期貨交易的方式降低采購成本。
 
  他舉例說,上海原油和阿曼原油的跨市套利方面,DME阿曼原油價格是FOB,上海原油價格是CFR,兩者之間主要的差別是運費。從阿曼裝港送到中國,大概需要18—20天,廠商可以結合現貨和期貨,評判價差和運費,繼而制定合適的方案,這也屬于無風險套利的一種。
 
  不僅如此,在市場人士看來,原油期貨與上期所自有品種瀝青之間也存在著裂解價差套利機會,這種瀝青裂解價差操作的風險點主要集中在原油和瀝青的價差波動。當瀝青對上海原油升水高于加工成本時可以考慮買原油拋瀝青套利。假如價差不回歸,煉廠可以將原油加工成瀝青后再交割瀝青,此時獲得的收益為瀝青對原油升水減去加工成本。